7个英语句子让你迈出爱情的第一
爱情语句

甜爱路爱情墙被涂污言秽语《长恨歌》旁现傻×

  图片说明:甜爱路爱情墙上如今出现了粗俗的词语,令典雅的爱情墙“花容失色”。

  “谈恋爱时走走甜爱路,结婚了以后走走同心路。”虹口区的甜爱路,被誉为是“上海最浪漫的一条路”。500多米长的路边墙上镶有28幅古今中外著名诗人关于爱情的诗歌,有白居易、王维、莎士比亚、裴多斐、泰戈尔、徐志摩、戴望舒等。人们把这道墙称为“爱情墙”。

  然而,爱情墙上如今却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粗俗的人身攻击、侮辱性的词语,令典雅的爱情墙“花容失色”。四川北路街道昨天下午第一时间派人清除了这些污言秽语,但如何治疗浪漫路上的“慢性病”仍是困惑管理者的一大难题。

  白居易如果重生,看到自己的名篇《长恨歌》旁边居然被涂了两个触目惊心的字——“傻×”,会是什么感受?恐怕真的要“长恨”了吧。

  甜爱路上的爱情诗墙原本是非常清新文艺的,28幅古今中外著名诗人的情诗被镶在大理石制的铭牌内,每块铭牌造型各异,有的大气如卷轴,有的雅致似扇面,诗句旁边还配有小巧的浮雕,远看非常高雅。

  但是走近一巧,恐怕很多人会失望,因为很多铭牌上都有大块大块的“牛皮癣”。著名的《关雎》边上就被贴上了两大块蓝色的“膏药”,也就是蓝色水笔书写的示爱词句,言语非常直白,远远没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样的典雅风范。

  走完整条甜爱路,发现28块情诗铭牌几乎无一幸免,或多或少都被各种涂写染指。汉代的《凤求凰》上还有多处被反复涂改痕迹,现在还存有9处,从涂写的“落款”来看,时间跨度不小,从2014年2月、10月一直延续到2015年的2月。

  更令人吃惊的是,除了诗墙,路边的砖墙甚至一人多高的怀旧路灯上也“躺枪”了。红色的砖墙上被密密麻麻刻写上了各种字迹和符号。最多一堵砖墙上有44个涂写痕迹,包括姓名、示爱口号、电话号码等。所写词句以某某爱某某之类“白描”居多,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艺术价值,从内容来看年轻化痕迹很明显,有大量诸如“23333”、“捡肥皂”之类的网络用语,令人反感的是,墙上还出现了“×××是世界上最丑的爷们”(下面居然还配了图)之类人身攻击的粗俗言语,与高雅的爱情诗句形成鲜明反差。

  面对这些草根的“海誓山盟”,游客看到往往也就是一笑了之,但是有人却对它们深恶痛绝。

  昨天下午2时,保洁公司的三名工人带着涂料、刷子等工具来到甜爱路,他们是根据街道指派专程来清理墙上的涂写痕迹的。从随身携带的涂料颜色来看,他们显然对这里已经相当熟悉,知道清洗哪里的痕迹要用什么工具。针对特别顽固的污渍,工人会喷上硝镪水,再拿专门工具擦掉。“但是有些字迹实在太难清洗,就只能用钢刷刷了。”工人说。《凤求凰》诗句边那只精美的凤凰浮雕已经被刷得“掉毛”了。

  “这是反复清理导致的,我们刷掉以后,过了两天就又出现了。”在另一堵红墙上,反复刷洗的痕迹更为明显,原本一色的赭红色砖墙,竟然出现了四五个色度的红,显然有的是刚刚才刷新。

  按照街道要求,保洁公司的人员经常来此地清除涂刻字样,有时还会遇到涂刻者。“基本上都是学生和年轻情侣,我们就算发现也只能劝阻,但对方常常不理会,有时甚至还会和我们吵起来。”

  据附近居民介绍,这几年在诗墙上涂写的痕迹已经有所减少了,但是“质量”反而下降了,早年还能看到一些“打油诗”,更有“达人”一时兴起,写下了“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英译版。现在则是“大白话”居多,粗俗的语言也不时能见到,和诗墙清新淡雅的整体氛围截然相反,令人心痛。

  2008年七夕之际,“爱情诗墙”正式亮相,不仅路人纷纷驻足欣赏,更有不少情侣慕名而来。

  但不久,这面“爱情墙”上就赫然出现了一些“草根版本”,如:“Honey,爱你一辈子”、“等你回来,永远牵挂”之类,这些民间爱情宣言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这些涂鸦的出现,网上也出现两派截然不同的声音。从市容市貌的角度出发,签字笔、修正液留下的斑驳字迹,无疑和甜爱路的素雅原貌格格不入,那些直接在大理石铭牌“创作”的行为,更是成为广大网友批评的焦点。

  但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应该“疏”而不是“堵”,曾有市民写信呼吁干脆开面涂鸦墙,让年轻人释放情感需求。

  对此,四川北路街道宣传科相关人士表示,释放情感需求,不一定非得通过涂刻来表达,“我们一直在甜爱路举办各类活动,比如情人节、七夕节、古代传统的‘女儿节’等,希望引导情侣通过这些活动,以及爱情邮局的投递、盖章来秀甜蜜。”

  对于言语粗俗的“不文明涂写”,街道方面则一直持反对态度,甚至一度考虑微博公示不文明涂写,但因为反对声很多后来作罢。“现在我们还是通过文明宣传、教育为主,在微博、微信等平台进行相关宣传,同时通过居委会召集周边居民加强教育,一些居民也成为劝阻不文明现象的志愿者。”此外,街道方面也不遗余力地组织巡逻和清除工作,特别是不文明的污言秽语,“一经发现,绝对要第一时间清除”。

  ●好的涂鸦有热烈奔放的艺术感染力,幽默诙谐感和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而不是诸如“某某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娘们”之类粗俗之语,更不是直接用脏话“开喷”,这样的“涂鸦”不是艺术,只能是城市视觉污染。

  ●对于喜好用粗俗语言来宣泄情感的涂鸦者来说,哪怕您不愿意照顾保洁人员和城管工作的话,也请考虑下白居易的感受。

  著名诗人白居易少年时曾被另一位诗人顾况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长安居、大不易”。现在,如果他泉下有知,恐怕又要感叹自己的诗句“甜爱居、不大易。”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刻着那么凄美诗句的大理石铭牌左下角硬是被人写上了“傻×”两个字。当然,我们可以安慰白老先生“这应该不是骂您的”,但是毫无疑问,这是大煞风景的,也是绝对和当初设立“爱情墙”的初衷背道而驰的。

  爱情墙已经设立7年了,7年里甜爱路到底是不是应该允许涂鸦,允许情侣表达自己的感情一直存有争议。但是争议有个基本前提必须搞清楚,那就是到底什么是“涂鸦”?以为“涂鸦”就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人,请到著名的莫干山路涂鸦墙看一下,好的涂鸦有热烈奔放的艺术感染力,幽默诙谐感和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而不是诸如“某某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娘们”之类粗俗之语,更不是直接用脏话“开喷”,这样的“涂鸦”不是艺术,只能是城市视觉污染。等待这样涂鸦的结局只能是被无情地铲除,而且还连累了旁边真正高雅的诗句,同时也增加了城市管理者、城市清道夫们的工作量。

  “不看僧面看佛面。”对于喜好用粗俗语言来宣泄情感的涂鸦者来说,哪怕您不愿意照顾保洁人员和城管工作的话,也请考虑下白居易的感受,谢谢。

  图片说明:甜爱路爱情墙上如今出现了粗俗的词语,令典雅的爱情墙“花容失色”。

  “谈恋爱时走走甜爱路,结婚了以后走走同心路。”虹口区的甜爱路,被誉为是“上海最浪漫的一条路”。500多米长的路边墙上镶有28幅古今中外著名诗人关于爱情的诗歌,有白居易、王维、莎士比亚、裴多斐、泰戈尔、徐志摩、戴望舒等。人们把这道墙称为“爱情墙”。

  然而,爱情墙上如今却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粗俗的人身攻击、侮辱性的词语,令典雅的爱情墙“花容失色”。四川北路街道昨天下午第一时间派人清除了这些污言秽语,但如何治疗浪漫路上的“慢性病”仍是困惑管理者的一大难题。

  白居易如果重生,看到自己的名篇《长恨歌》旁边居然被涂了两个触目惊心的字——“傻×”,会是什么感受?恐怕真的要“长恨”了吧。

  甜爱路上的爱情诗墙原本是非常清新文艺的,28幅古今中外著名诗人的情诗被镶在大理石制的铭牌内,每块铭牌造型各异,有的大气如卷轴,有的雅致似扇面,诗句旁边还配有小巧的浮雕,远看非常高雅。

  但是走近一巧,恐怕很多人会失望,因为很多铭牌上都有大块大块的“牛皮癣”。著名的《关雎》边上就被贴上了两大块蓝色的“膏药”,也就是蓝色水笔书写的示爱词句,言语非常直白,远远没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样的典雅风范。

  走完整条甜爱路,发现28块情诗铭牌几乎无一幸免,或多或少都被各种涂写染指。汉代的《凤求凰》上还有多处被反复涂改痕迹,现在还存有9处,从涂写的“落款”来看,时间跨度不小,从2014年2月、10月一直延续到2015年的2月。

  更令人吃惊的是,除了诗墙,路边的砖墙甚至一人多高的怀旧路灯上也“躺枪”了。红色的砖墙上被密密麻麻刻写上了各种字迹和符号。最多一堵砖墙上有44个涂写痕迹,包括姓名、示爱口号、电话号码等。所写词句以某某爱某某之类“白描”居多,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艺术价值,从内容来看年轻化痕迹很明显,有大量诸如“23333”、“捡肥皂”之类的网络用语,令人反感的是,墙上还出现了“×××是世界上最丑的爷们”(下面居然还配了图)之类人身攻击的粗俗言语,与高雅的爱情诗句形成鲜明反差。

  面对这些草根的“海誓山盟”,游客看到往往也就是一笑了之,但是有人却对它们深恶痛绝。

  昨天下午2时,保洁公司的三名工人带着涂料、刷子等工具来到甜爱路,他们是根据街道指派专程来清理墙上的涂写痕迹的。从随身携带的涂料颜色来看,他们显然对这里已经相当熟悉,知道清洗哪里的痕迹要用什么工具。针对特别顽固的污渍,工人会喷上硝镪水,再拿专门工具擦掉。“但是有些字迹实在太难清洗,就只能用钢刷刷了。”工人说。《凤求凰》诗句边那只精美的凤凰浮雕已经被刷得“掉毛”了。

  “这是反复清理导致的,我们刷掉以后,过了两天就又出现了。”在另一堵红墙上,反复刷洗的痕迹更为明显,原本一色的赭红色砖墙,竟然出现了四五个色度的红,显然有的是刚刚才刷新。

  按照街道要求,保洁公司的人员经常来此地清除涂刻字样,有时还会遇到涂刻者。“基本上都是学生和年轻情侣,我们就算发现也只能劝阻,但对方常常不理会,有时甚至还会和我们吵起来。”

  据附近居民介绍,这几年在诗墙上涂写的痕迹已经有所减少了,但是“质量”反而下降了,早年还能看到一些“打油诗”,更有“达人”一时兴起,写下了“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英译版。现在则是“大白话”居多,粗俗的语言也不时能见到,和诗墙清新淡雅的整体氛围截然相反,令人心痛。

  2008年七夕之际,“爱情诗墙”正式亮相,不仅路人纷纷驻足欣赏,更有不少情侣慕名而来。

  但不久,这面“爱情墙”上就赫然出现了一些“草根版本”,如:“Honey,爱你一辈子”、“等你回来,永远牵挂”之类,这些民间爱情宣言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这些涂鸦的出现,网上也出现两派截然不同的声音。从市容市貌的角度出发,签字笔、修正液留下的斑驳字迹,无疑和甜爱路的素雅原貌格格不入,那些直接在大理石铭牌“创作”的行为,更是成为广大网友批评的焦点。

  但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应该“疏”而不是“堵”,曾有市民写信呼吁干脆开面涂鸦墙,让年轻人释放情感需求。

  对此,四川北路街道宣传科相关人士表示,释放情感需求,不一定非得通过涂刻来表达,“我们一直在甜爱路举办各类活动,比如情人节、七夕节、古代传统的‘女儿节’等,希望引导情侣通过这些活动,以及爱情邮局的投递、盖章来秀甜蜜。”

  对于言语粗俗的“不文明涂写”,街道方面则一直持反对态度,甚至一度考虑微博公示不文明涂写,但因为反对声很多后来作罢。“现在我们还是通过文明宣传、教育为主,在微博、微信等平台进行相关宣传,同时通过居委会召集周边居民加强教育,一些居民也成为劝阻不文明现象的志愿者。”此外,街道方面也不遗余力地组织巡逻和清除工作,特别是不文明的污言秽语,“一经发现,绝对要第一时间清除”。

  ●好的涂鸦有热烈奔放的艺术感染力,幽默诙谐感和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而不是诸如“某某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娘们”之类粗俗之语,更不是直接用脏话“开喷”,这样的“涂鸦”不是艺术,只能是城市视觉污染。

  ●对于喜好用粗俗语言来宣泄情感的涂鸦者来说,哪怕您不愿意照顾保洁人员和城管工作的话,也请考虑下白居易的感受。

  著名诗人白居易少年时曾被另一位诗人顾况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长安居、大不易”。现在,如果他泉下有知,恐怕又要感叹自己的诗句“甜爱居、不大易。”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刻着那么凄美诗句的大理石铭牌左下角硬是被人写上了“傻×”两个字。当然,我们可以安慰白老先生“这应该不是骂您的”,但是毫无疑问,这是大煞风景的,也是绝对和当初设立“爱情墙”的初衷背道而驰的。

  爱情墙已经设立7年了,7年里甜爱路到底是不是应该允许涂鸦,允许情侣表达自己的感情一直存有争议。但是争议有个基本前提必须搞清楚,那就是到底什么是“涂鸦”?以为“涂鸦”就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人,请到著名的莫干山路涂鸦墙看一下,好的涂鸦有热烈奔放的艺术感染力,幽默诙谐感和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而不是诸如“某某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娘们”之类粗俗之语,更不是直接用脏话“开喷”,这样的“涂鸦”不是艺术,只能是城市视觉污染。等待这样涂鸦的结局只能是被无情地铲除,而且还连累了旁边真正高雅的诗句,同时也增加了城市管理者、城市清道夫们的工作量。

  “不看僧面看佛面。”对于喜好用粗俗语言来宣泄情感的涂鸦者来说,哪怕您不愿意照顾保洁人员和城管工作的话,也请考虑下白居易的感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