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四点做好对孩子的财商教育!
青年文摘

病态的文摘繁荣

  “不客气地说,我国很大一部分文摘类期刊是靠侵犯原创者的著作权来生存的。有许多文摘类报刊转摘了别人的作品,既不署名,也不给开稿费。即使作者发现自己被侵权了,为了那仨瓜俩枣的稿费,也不值得去追讨。这也使文摘类报刊有恃无恐。”这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报刊司副司长张泽青的线日)

  这话令我特别有共鸣,因为我曾深受其害。在我十多年的编辑生涯里,常常要和文摘杂志打交道,我编发过的不少文章曾被《读者》转载,却从未收到过杂志社主动寄来的稿费。

  同类的《青年文摘》做得较好,编务会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并且是作者、原单位、推荐人,一文三酬。

  其实出现这种乱象的根本原因是我国现行著作权法规定,报刊转摘不必事先取得作者和原发报刊的许可,只需事后支付稿酬即可。既然被豁免了取得授权的义务,当然有恃无恐,转了再说。当作者登门声讨,打发一点就是了。

  以《青年文摘》为正面例子,对于报刊来说,找到作者付酬并不困难。即便实在找不到,还有著作权机构可以代转。

  近年来大家的版权意识增强,《青年文摘》、《意林》等刊物直接给作者寄合同,邀请授权。那些转载了却当什么都没发生的文摘报刊,就是在装睡。不告而取有当下的法律容许,但事后沉默,那就是无耻。

  2012年时文摘杂志《小说选刊》与原创杂志《收获》打了一场口水战,其中的矛盾核心,其实《收获》主编一句话就说清楚了,“一篇中篇小说《收获》付了3万元稿酬,选刊给《收获》200元,给作家也不过一两千元。”

  这个核心冲突其实就是利益冲突。“著作权”的诞生和相关立法,是为了保护创作者的利益,在获取利益和促进传播之间形成平衡和良性循环,文化创意产业才谈得上繁荣。

  常态的出版行业应该是大部分原创繁荣,有那么几十本文摘精华中选取精华足够了。而中国的现状却是大部分原创报刊举步维艰,上百家文摘类杂志还能逆势增长,实属病态。

  指望依靠道德来约束文摘类刊物的行为,太不靠谱,改变这种乱象唯有从相关法律规定上更加细化和严谨,做到有违必纠,而被侵权的作者们也应积极维权,不能仅以无奈对待这些不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