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著名主持人冯凯——“我的系
青年文摘

他是从罗埠走出的作家用文字治愈90后癌症少年学生遍布全国

  他叫陈晓辉,开发区罗埠镇山下陈村人。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作家,金华市青年作家协会主席,灵性作文全国连锁品牌创始人,是知名治愈系心灵美文作家和成长励志演讲师,也是《读者》、《意林》、《青年文摘》、《语文报》等杂志的签约作家。他的文章甚至入选全国中高考语文阅读理解试题和中学语文教科读本。《来吧,和生命跳支舞》、《总有一些爱流淌过你心底》、《没有一朵花会错过春天》……30岁出头的他,现在已经著有30余部图书,由他主编策划的青少年阅读系列和作文教辅类书籍更是超过100部。

  陈晓辉的文章充满灵性,如潺潺溪水,潜入读者的内心深处,温暖着读者的心灵,涤荡着读者的灵魂;他在自己写作的同时又教授他人写作,引领着更多人走进写作,爱上写作,用文字书写不一样的美丽人生。尤其是他所倡导的真、善、美、理——“打开心灵格局,生活一切皆是素材”的灵性作文教学法更是风靡全国,粉丝无数。

  年前,小编有幸见到了这位全国知名的治愈系心灵美文作家,人如其文,气质佳,谈吐优雅,谦和有礼。说人生、道写作、谈梦想……交流之间,小编益发觉得,这位年轻的金华籍作家立体、感性、澄澈,他完成了很多同龄人敢想不敢做的事,虽然不至于惊天动地,但也足够励志。

  1986年,陈晓辉出生于金华一个农民家庭。陈晓辉的家,是个典型的农村家庭,父亲在家务农,母亲外出务工,家庭条件不好。从小他就一直想往外跑,跑出黯淡的贫穷的农村生活,去大城市,赚很多很多钱。在罗埠镇读小学时,语文老师让四年级的学生讲述梦想的情景,他曾信心满满地说:“我想要帮助更多的穷苦人。”

  2004年,陈晓辉考入浙江海洋学院汉语言文学系。大四下半年,他因面临毕业何去何从,内心陷入迷茫和黑暗。直到有一天,陈晓辉路过新华书店,看到一本席慕容的书《透明的哀伤》,觉得“透明的哀伤”刚好是他心情的表达,这五个字给了他治愈般的力量,瞬间就把迷雾拨开了,像是遇到了一个心灵上的知己。

  “这本书说有两个自己,一个是舞台上的自己,赢得鲜花和掌声,另一个自己在舞台背后的角落里看着舞台上演出的自己,泪流满面。其实说的就是生活中的自己以及那个褪去时光铅华后的背后的自己。”“我以前一直所关注的是生活中的自己,焦虑浮躁,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另一个自己越来越发出声音问道: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以后的路该何去何从?这些文字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使得我对文字产生了一种特别大的崇拜。”“那本《透明的哀伤》,文字细腻,哀伤淡淡,在治愈心灵的同时,让我强烈地感受到文字的美好。”陈晓辉如是说。

  陈晓辉好像是开窍了,从此,他爱上了文学写作。“我想,那时候就是一种写作的萌芽状态,开始自己尝试练笔。不过都是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表达一些个人情感,比如‘今天难受,今天很疼痛……’有点矫情。刚好新浪博客、红袖等一些网站比较流行,于是开始自己写博客,到网上去投稿。”彼时,新浪博客、榕树下等文学网站成为了他最好的陪伴,他在上面抒写心情,排遣忧愁。陈晓辉说他至今都还记得,自己写的文章第一次在榕树下网站发表的时候,他激动得把网页打印出来,贴在床头每天都看。

  慢慢地,他发现,自己的文字获得了许多读者的喜爱,并且这些网友们还会给他安慰。他也因此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读者的来信,他们说,在安静的夜晚看他的文字,总是被会感动。而在文字的耕耘和这些网友们的支持中,陈晓辉也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要得到别人的尊重,不是靠张扬的外表,而是靠内在的修养,靠真才实学。

  出于对文字的热爱,以及对大城市的向往,陈晓辉大学毕业后选择到上海,并先后经历了多份与文字有关的工作,如研究所的项目研究员、杂志编辑、文案、报社记者等。但,这些都没有满足他内心对文字的欲求。

  2010年上半年,陈晓辉决定做一个自由撰稿人,用文字养活自己。这样的道路,也并非一帆风顺。撰稿人,没有收入,靠稿费养活自己,每天写5000字,投稿。写了整整三个月,他都没有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任何只言片语,一分稿费都没有赚到,整个人非常失落。“仔细琢磨后,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我文笔好,但写作思路不对”。

  这时,陈晓辉身上拥有的坚韧精神再次得到发扬。他购买了包括《读者》、《意林》等几百种杂志,潜心研究其他作者的写作风格,看人家怎么写,中心立意怎么立意,然后结合自己的特长,去尝试写对路的文章。陈晓辉发现别人写的文章都是卑微人事物上面的闪光点,表现出人间大爱,而自己只关注小我,只关心自己的疼痛,是一种无病呻吟。

  终于有一天,他的邮箱里收到一本杂志——黑龙江《新青年》杂志,翻开杂志,里面赫然印有他的作品:《年华中的母爱》,还有一张30元的稿费单。当时,这30元钱对陈晓辉来说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缕阳光。

  后来他转换了角度写文章,也找到了投稿的诀窍。“像一个小孩一样一天开三四遍邮箱,每天心里都是有憧憬的,写作是很快乐的,不是一定要拿到多少名多少利,而是想要证明自己可以行。”成为自由撰稿人的陈晓辉有跟文字谈恋爱的感觉,有灵感的时候,他会大半夜起来写作,甚至可以一天不吃饭,每天都保持五六千字的创作量。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作品慢慢被接受,发表的篇数更是与日俱增。

  发表了很多文章之后,陈晓辉开始慢慢剖析自己,调整自己。白天有几个小时是拿来读书的,有几个小时是休息的,有几个小时去公园里散步,去看一些蹒跚的老人,一些卑微的人事物,一些花花草草,去守望一朵墙角的花,看看这些人事物中有没有他要的中心立意与构思点。因为自己的生活毕竟是有限的,普通人的生活经历也大多平淡,写作的素材是通过阅读,包括名著、唐诗宋词以及地摊杂志,增加自己的文化底蕴,然后才去慢慢融入生活,寻找真实的素材。这个时候写作成了职业习惯,任何花都有可爱可写之处,触角就这样被打开了。

  这期间,陈晓辉整理之前写的文章,咬牙花16000元自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花开的音符》,由于自费出版的图书没有销售渠道,他就找了家附近的修车摊帮他推销,他说他卖的不是书,是“情怀与经历”。

  直到2011年,陈晓辉在《读者》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来吧,和生命跳支舞》的文章,这篇文章被很多中小学的语文试卷选用为阅读理解的素材,流传颇为广泛。当时,光明日报出版社就主动联系到陈晓辉出版一本书籍,这本书连版了三四次,后来又出版了第二本书《心似一朵莲花开》,此后,陈晓辉的写作道路越来越顺利。

  什么样的文学作品最打动人?这里,有几个关键元素:自然的、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的。陈晓辉的文字之所以吸引人,就在于其写作颇具“灵性”。

  写作让陈晓辉的心灵从此变得柔软,任何事物在他眼里似乎都有了灵性,写作把他从叛逆不羁的少年变成懂得感恩的人。写作也让陈晓辉更加理解文字的力量。他不仅仅懂得,还想把这种力量传递给更多的人。“写作是自我心灵的打通,是自我境界的追寻。”于是,他打破了自己的小格局,把自己、把文字带给了愿意阅读的人。

  文字是有力量的,能予人温暖、催人奋进。陈晓辉在多年的笔耕不辍中,拥有了一群“粉丝”,陈晓辉还跟小编分享了一个非常励志的线后少年被医院确诊为癌症,心情跌至谷底的他在医院门口徘徊,精神恍惚之际在杂志摊买了一本书,随手一翻便被里面的一篇文章吸引了,而这篇文章正是陈晓辉写的《痛苦与美好相处》。文章大致写的是:

  早晨主人公走进书房读书,在阳光照射下无意看见了空气中漂浮着许多灰尘,这让他感觉很浮躁,看不进书,于是就跑出去玩了,直到傍晚才回家。再次回到书房后,他不知不觉地在里面静心阅读了两三个小时。事后他恍然大悟,这灰尘就好比是人生中的痛苦,灰尘其实很微小,却是这世界上客观存在的,早晨的阳光放大了灰尘,而傍晚因为光线昏暗,看不到灰尘,没有在意就不觉得痛苦。这个90后癌症少年理解了陈晓辉写这篇文章的中心立意,他的疾病正如灰尘,也是自己身体中客观存在的,不要刻意用一束光去放大它,活着就是顺其自然,自然而然。读完这篇文章,少年近乎绝望的情绪得到了治愈,这篇文章仿佛为他打开了一扇窗,现在他的身体虽未痊愈,但状态却好了很多,并拜到陈晓辉老师门下学习写作,原来文字真的能治愈身心。

  他是行动派,一旦脑中有了想法,就会着力去实施。“把我最切实际的创作方法和心灵体验真心诚意分享出来,让更多的人受益,自然,他人就会回馈于我。”陈晓辉说,用写作去唤醒爱与生命的教育,这就是他人生的使命与坚定前行的信念初衷。

  2011年,在网络教学之外,陈晓辉和复旦大学客座教授一起在上海合作开出了写作实体培训班,并提出了灵性写作理念:还原和呈现生活中最为平凡、最为朴素,甚至是卑微的人、事与物,从这些卑微的人、事与物身上挖掘出生命的力量,人性的光芒,深刻的哲理,以及真挚的情感。这又是一个从头开始的过程,陈晓辉说,那段时间,他每天早出晚归到处发宣传单,两个月后,才招到第一批5个学员。所幸,他年轻,能写又能讲,来上课的孩子们都听得津津有味。看到孩子喜欢,家长们也开始信赖他,靠着口口相传,到第二个学期开学的时候,他的学生人数已经超过了200个。

  后来有家长要求听公开课,陈晓辉知道没有两把真刷子,是走不了江湖的。他去书店买来很多作文书,却发现这些作文书根本没有实质性作用,完全都是在拼凑字数,作文教学也陷入了迷惘。

  直到有一天,一个学生拿着《月亮是个会撒谎的孩子》问陈晓辉这是怎么写出来的,于是陈晓辉就给他讲自己是怎么写这篇文章的,孩子听得很开心。突然,陈晓辉就顿悟了:“我为什么要模仿别人的教学方法?我只要把自己写作时的感受表达出来,先写什么,后写什么,题目怎么取,语言艺术怎么样……我的经典课程就这样出现了。一棵树我可以写成20多篇文章,所以家长就觉得我的教学方式不一样,给我的评价是走心,引领人积极向上,让人内心充满力量,对世界和身边人充满爱。”

  在陈晓辉看来,写作不只是教学和提分工具,而是生命修行,打开学生心灵格局的一种方式。“一旦学生的心灵格局打开了,那么,他就会懂得俯身和谦卑,会尊重和敬畏这个世界上有生命的一切景致,笔下的作文就会变得灵动诗意。”有了如此丰盈的心灵格局,写作拿高分,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陈晓辉也跟小编分享他的写作素材,“比如一朵墙角的野花,一个不敏感的人会无所谓,如果你有悲悯心就会去看,然后由表及里,你会看到它不屈服地生长,我可以读到一种阳光的力量。这个时候一个痛苦的人,能不能通过看到它来达到共鸣?由小到大,由悲到喜,喜是力量,这些就成了我作文的精髓:初级作文,墙角的一朵野花;中级作文,一朵野花的极致人生;高级作文,一朵一朵的阳光绽放——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午后,我终于读懂了一朵野花努力盛放的力量,是的,只要我们心藏光明,生命总会有那么一朵一朵的阳光,迎面温暖!”

  这种课程因为与众不同,可以带给孩子心灵的力量。孩子们以前该有的东西:运动会、学校、妈妈等等,这些都是套路性的作文,她的所有承载点都是“我”。陈晓辉通过新的写作视角,打开了孩子的写作触角,不但可以拿到高分,还教会孩子懂得感恩且谦卑,读到自然的力量,化为自己的力量。陈晓辉慢慢悟道,通过总结、思考变成写作课程,让更多的学生接受。后来很多人向他学习这种教学模式,最终这种模式成了一个连锁品牌事业。

  如今,陈晓辉的灵性写作理念,得到国内很多学校、语文老师、期刊与图书编辑等认可。灵性作文已经是国内作文领域内高端连锁教育品牌,他所开创的灵性作文培训学校,也在全国多省、市“开花结果”,大量学生和成人慕名跟他学习灵性写作,其中不乏众多科班出身的学校老师。

  “小时候,一心想着往外跑,现在,想回到家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2016年开始回归家乡金华开始进行中小学灵性作文教学法的公益巡讲、签售等,深受广大学生与家长喜欢。2018年1月5日,金华市青年作家协会第二届会员大会选举产生了第二届金华市青年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陈晓辉当选新一届的青年作家协会主席。2月10日、11日,陈晓辉在金华开设为期两天的2018年全国青少年作家班第四届文学写作特训营,来自广西、四川、黑龙江、吉林、北京、上海、山东等全国各省市的家长、学生与语文教师们相聚于金华,聆听这场“一次遇,一生暖”的写作课。

  他从每一次与小猫、小鸟、蜜蜂的相遇相处中提取善良美好的种子,在孩子们的心田里播种,不仅让在座的孩子,还有现场的家长们都赞不绝口。但是陈晓辉老师带给孩子和父母最大的福音是对亲情的教育,通过自身经历以及精心挑选的简短视频,把母爱、父爱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众人既落泪又动容,纷纷从自身找到感动之处,仿佛遇到了拯救孩子叛逆期的知音。更有很多家长表示,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让孩子拜陈晓辉为师,说这是送给孩子最好的人生礼物。

  如今,他本人的一场商业讲座邀请费已超过5万元,他的《灵性作文有一套》图书出版上市3个月内,销量即突破2万套,每次签售会他的书籍都被一抢而空!课程贵,讲座邀请贵,著作畅销,即使陈晓辉老师的身价如此之高,全国各地依然有成千上万的慕名者,追随他的讲座,学习他的“打开心灵格局,唤醒生命内在力量”灵性作文课程,读者粉丝更是不计其数。

  陈晓辉希望把自己活成一束明媚的阳光,在内心汲取力量的同时,温暖自己,也温暖靠近同行的人,他人有缘遇见,温暖他人,他人无缘离开,哪怕嘲笑、辱骂,自己依然是这束最最温暖明媚的阳光,不改初衷。

  陈晓辉,笔名逆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金华市青年作家协会主席,全国知名作家、作文教育家,浙江海洋大学人文学院、教师教育学院客座教授,权威语文教辅书籍主编,《读者》杂志签约作家,有文章入选全国中高考语文阅读理解试题,获冰心儿童图书奖,2009年中国十大青年作家创作之星。近年来,他著有系列图书《中考作文有一套》、《高考作文有一套》、《来吧,和生命跳支舞》、《心似一朵莲花开》、《总有一些爱流淌过你心底》、《没有一朵花会错过春天》、《站在云朵之上看幸福》、《十分钟爱上写作》(小学、初中、高中)等30余部。此外,还主编系列图书《月亮是个会撒谎的孩子》、《激励孩子一生的88个励志故事》等100余部。所带中小学与成人学生遍及全国各地。